初三的日子作文
  初三的日子作文

  初三的日子作文(一)

  初三的生活真的很苦,很累。很多初三同学的作文中都会出现:初三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之类的话。现在,我也深深的体会到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说。

  进入初三以前,我做好了准备:初三的生活是艰苦的,可我一定要拥有快乐,我要HAPPY。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说苦。当我充满信心的踏进初三(1)班时,我就后悔了,因为我的准备根本不存在!

  每个人都板着脸,几天以来,我看不到一丝笑容。老师布置的作业真的像山一样高,一点也不夸张。老师常说什么要考黄高,就要吃苦,哪个考上黄高的人不是从题海中滚出来的?

  这是老师对我们唯一的忠告。我想不通。考上黄高就真的要那样吗?每天晚上做题做到11点,早上5点起床往学校敢,每天都穿梭在学校,食堂,家或宿舍三点一线。好累!

  我总觉得心中好压抑,忧郁。我想在教室外面看看夕阳,看看白云,可时间告诉我你不能,你还有作业。每天,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政治历史,甚至生物地理都会围着我们团团转。

  一道数学几何题,我作了垂直,又做了平行线。老师说“这道题不能这样做,不能赋予它太多条件了,比如说人,人不是机器,他不能像机器一样可以承受许多事情。一个人一天只能做定量作业,作业多了就会做不完,你懂了吗?”我支支吾吾的说懂了。其实我很想问老师竟然这样,为什么我们的作业比课本还多?

  老师你有时会当着大家的面问老师布置作业多了,你们会讨厌老师吗?我们都说没有,其实我们有。班上每个人都抱怨老师的不是。一星期中只有3节课的假,为什么作业还那么多?

  考试连连失败导致我心情很不好,为什么老师你要在这种时候跟我说要我考虑是不是离开重点班或者复读?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让我很难受,我甚至找不到再努力,再前进的道路。为什么会这样?

  人总是无法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我失去了快乐,不知道是不是会永远失去,真的不知道。晚上做作业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想哭,觉得鼻子好酸,豆大的泪珠滴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不知道,一次次的失败真的让我灰心,我想要树立信心,可是我办不到。我想要重新再来,可是我不行。我不知道一个失败者怎么能成功?


  初三的日子作文(二)

  初三这个名词,对很多人来说,意味着“人生的第一个重要转折点。”无穷无尽的练习,翻不完的课本,做不完的试卷。老师的谆谆教诲与殷切希望,爸妈的细心关怀和无尽忧虑。自己面对初三的无助与压力,然而,面对初三,我们仍可以游刃有余。

  初三,你是苦的精华,累的结晶;你孕育着成功,却在咫尺处让人备尝煎熬,初三,一个不同异常的字眼,让人心醉,让人憔悴。世界是如此的多姿多彩,它蕴含的信息和知识浩如烟海,在我们这群十六七岁的半大人的眼中,世界是如此的诱人。初三仍旧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人,作业依旧做,课本照翻,考试照考,保持自己的清醒状态,依旧洒脱如前。

  初三的我们,犹如是一个个纤夫,背者十年之久的航船逆流而上,来到了水流最为湍急的险滩。纤绳,深深得勒在我们的肩膀上,把身子贴近地面,意志中仅存一个信念:前面是最为狭窄险要的一处溢口,溢口的后面就是一片辉煌;这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在距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我们不能放弃,只有前进!前进!再前进!

  把意志绷成弦,初三就似离弦的箭,永不言败是我们的风格。我们已别无选择,即却是懦弱的,可悲的,是对自己的生命力程的嘲弄;前进是伟大的,英勇的,即使失败,也十分悲壮。若干年后,回首往事,我们将会无憾无悔。壮志在心中点燃,此时不搏何时搏,即使自己失败了,也无愧于心,毕竟自己搏过。

  初三,只有在神曦与月光的交替中,才知日月的无情,只有在作业与考试的轮换中,才觉时光的匆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风云变色,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离我们中考已经只有一个月。

  人的一生中,能有几个初三;人的一生中,能有几个知己。

  初三了,老师们的谆谆教导总不断在耳边萦绕;初三了,再也不好意思背着老师,爸妈以及自己的良心溜出去玩,只能将头埋进书山题海中;初三了,父母格外照顾,在咽下一顿顿美味佳肴的同时也咽进了父母家人的殷切期盼;初三了,迈出校门,踏入家门。真害怕自己有一天走路也睡着了。

  初三,以超越常规的艰苦,磨砺着我们的意志,砥砺着我们的情操。初三短暂而美丽,充实而又不乏浪漫,它赋予我们的不仅是文化知识,更有人生的哲理和无尽的回忆。在这时,我们留下了青春的足迹,成长的经历;在那时,我们无愧于青春,无悔于岁月的赋予。初三时,与同学一齐竞争的日子是多么美好,像美丽的玫瑰那样温馨,像情人的蜜语甜言那样芳醇,初三的日子也会起波浪,但波浪之后,又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初三的日子作文(三)

  某一天,在新发的练习册上写下姓名,班级,猛然想起:已经到初三了……

  某一天,我躺在操场上的某一个角落,嘴里叼着一根草,想着:初三了……

  起床

  六点多,一阵如丧钟般罪恶的声音将我从梦中的天堂召唤回了地狱,我一挥手,一阵清脆的声音过后,第N个闹钟牺牲了。我这才带着缅怀和愧疚的表情起床。仰望着初升的太阳,不由得感叹道:初一初二,我想死你们了!

  上课

  老师在讲台上对着一些印有“咒文”的纸咆哮着,似乎想换回我们游走的魂魄,可惜这古老的“招魂术”已经不起作用了,我效仿古人,使劲儿挠头,抓头发,想让自己清醒,可惜周老先生的“催眠术”更胜一筹,无奈,只好作出了一个认真看书的姿势,对同桌说:“老师过来的话叫醒我……”

  挑灯

  我倒在桌前,望前面一堆一堆印有神秘文字的碳氢化合物发呆,它们诡异地笑着,仿佛对我说:“来吧,写不完明天你就死翘翘了……”我的眼睛在冒火,想把他们都化为水和二氧化碳,可是眼皮却不住地往下掉,身子往侧面一道,念叨着:“主啊,宽恕我吧,我是被迫的。”然后躺在床上……

  初一,是“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的优雅。

  初二,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悠闲。

  初三,却已是“只恐双溪舴艋舟,在不动许多愁”了……

  一曲悲苦,一连断肠,却不会当初前进的脚步,初三的日子,正是那在??中的前行——“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这句被多少人引用过的话,也告诉了我:初三的日子,要挺直身躯,坚强面对。

移动版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