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愁予错误改写
  郑愁予错误改写

  郑愁予错误改写(一)

  阳春三月,杨柳依依,此时的江南到处都透着水的柔美妖娆。

  我骑着马儿沿着江岸缓缓而行,四处都是熙攘的人群。小孩们互相追赶,似一群五彩缤纷的蝴蝶,这儿看看,那儿转转,身旁看护的大人还未停歇,他们又偷偷地溜走了。抹着淡妆的江南女子也尽显她们如水的灵性,挪着莲步,舒起广袖,娇容下尽是幸福。

  我望着这热闹繁华的小城,眼里竟含着泪水——我只是一个浪迹天涯的断肠游子,我的家在何方?


  郑愁予错误改写(二)

  夕阳终于将金色的粉子洒这座江南小城,我望见不远处有一座庭院,院中布满了青草的痕迹,一条石凳已长上了岁月的青苔,看来,这里已经被人遗弃了,似我一样呢!

  “唉……”可我分明听见一声女人沉重的叹息。我驾着马上前去,忽然,从屋内奔来一名女子,虽然已沧桑,可仍能依稀看到她的美丽。

  “是郎君么?”她问我,可当我清楚地站在他面前时,我分明地望见她眼角的泪珠,已深深地陷入肉里。

  余辉镀在她的身上,脸上,形成了一个美丽的晕圈,我似乎闻见她身上的失望所散发的气息,萦绕在我的心头……她转过身去,再一次步进那座溢满幸福与痛苦的小院,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凄美落寞的背影。


  郑愁予错误改写(三)

  黄昏,残阳无语。窗外悠长的青石街道褪去了白天的温度和喧哗,风早停了,窗台上粘着几片洁白的柳絮,像一些梦的碎片。

  琴弦上流淌着寂寞的高山流水,突然,如裂帛一般,一根弦翻卷着垂下来。我愣了片刻,索性不去管它,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倚了窗子,拣出一本诗集,信手翻去,又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泛黄的纸页上斑斑的泪痕依稀可见,依稀可见的还有那年元夜的点点滴滴。欢乐的灯光下两张年轻的脸是那么灿烂,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比翼鸟”和“连理枝”的挚言,谁知,当年他便踏上进京的大路,去圆他的功名之梦,却不知深闺中,有一个人的梦再也难圆……

  “达达、达达”一阵清脆的马蹄声踏碎了黄昏的寂寞,也打断了我的思绪,难道……难道是他回来了!我一把抓起菱花镜,赶紧扶一扶半偏的云鬓,在苍白的唇间点上一抹朱红,手忙脚乱的揭起厚厚的帘子,可是,只看到一个陌生的背影,渐行渐远,渐行渐远……

  “叭”的一声,菱花镜化成一地的碎片,每一片都是那个小小的我,每一片都是一声幽幽的叹息。

移动版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