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想对你说
  姐姐我想对你说

  姐姐我想对你说(一)

  姐姐,你太让我无语了,因为,你的胆子实在太小了。

  我记得,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当我们看到主人公走进了一间破房子时,你就大声尖叫:“天啊!太恐怖啦!”恐怖的地方就是屋角上挂了几个蜘蛛网,几只蜘蛛在网上爬,爬到了屋顶上。这事就跟米粒一般大,值得吓成这样吗?我真想让姐姐的胆子变得大一些。

  还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公园玩,我走到一棵大树下,把一片落叶用石头穿了几个洞,结果你又叫道:“太可怕啦!太可怕啦!”我忙问:“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让你吓成这样?”我疑惑极了。“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我低头一看,只看到一只乌黑的蚂蚁在我手上慢慢地爬。“你指蚂蚁吗?”我说。“是啊!看,那触角,那牙齿,那牙齿还在动呢!”你语无伦次,指手画脚的说道。“它多可爱呀!”我边说边摸着蚂蚁。“你不害怕?”你说。你说的时候,眼红了,快被吓哭了。我实在无语。一只小蚂蚁可怕?乌黑光亮的皮肤配上一对小眼睛,很可爱嘛!谁知道你怎么想的。没办法,我只好赶快放了这只小蚂蚁。

  姐姐,我多希望你的胆子能大些啊!


  姐姐我想对你说(二)

  姐,我想对你说,多少年过去了,童年的无知和少年的幽怨早已尘封在岁月的深处。在我不满十七岁离开家乡的那一刻至今,在我足迹散落的不同岁月中,是姐姐的无私奉献和细腻的关爱与欣赏的目光,给了我一个个的启发与成长。如今,我把那一幕幕生动的情景穿连起来,那便是岁月带给我的感动和美丽的记忆!

  在我有记忆的时候起,便一直觉得自己在家里是被忽视的孩子,记忆里爸爸不曾正视过我。于是,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常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这种感觉在我一人独处时,那种心中的寂寞和空荡的感觉,经常使我在一瞬间对所有的事情,心灰意冷。于是,我常常偷偷的用哭来发泄自己的软弱和无奈,总是觉得心里有那么多的悲哀。姐,在我童年少年记忆里,你是我最羡慕的人。当年,你在我,以及所有亲朋好友心目中是骄傲的公主。你独霸了爸爸所有的爱,你的漂亮和异常的聪明以及高傲,让当时所有同龄孩子投来羡慕的目光。七十年代鸡蛋和牛奶绝对属于少数家庭的时候,那便是你的早餐。爸爸每次公差回来,总是给你买所有那个年龄女孩子都羡慕的衣服以及头上饰品。最让我至今不能忘怀的是,有一次,爸爸给你买的橘子,那是我非常渴望和你一起分享而又没有勇气去表达的一次奢望。便自己拿了一个,刚刚拿到手里,爸爸却说:“放下,你姐姐身体不好,是给你姐姐买的”。家里霎时静默无声,在你和哥哥的注视之下,我的自尊心遭受极大的伤害,心中泛起一种对爸爸刻苦铭心的憎恨,幼小的心灵当时认定这恨今生今世不会消亡。

  姐,你知道吗?你当时的目光给了我怎样的记忆,在那尴尬委屈的一瞬间,我多么希望能够得到你的一丝怜悯与安慰。可是从那一刻起,我放弃了,那个年龄孩子本能的要求与渴望。并且,发誓永远不再与你分享任何奢望。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发誓一定要过一种与其他女孩子不一样的生活。我一直知道,妈妈是爱我的,可是,妈妈上班不在家,在我独自面对你的时候,我的情绪便被恐惧和孤独与无奈所纠缠。于是,我带着一颗受伤的心回到自己孤独的心屋,在无言沉寂之中,我喜欢上了绘画与书法和与日记为伴。

  曾经认为,孤独会一直那样陪随我。生活在异乡的第一个生日,让我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一个意外的包裹,打开方知是姐姐给我的生日礼物。记忆之中姐姐最喜欢的毯子,与在当时非常精致时尚的坤表及多种糕点与香肠等,毯子之中夹着一张纸条:一阵热浪涌开禁闭的感情闸门,泪水溢满双眼,铭记于心中的幽怨转眼间烟消云散,留下的是对自己心胸狭窄的忏悔。

  姐姐的生日祝福,让我感受到被重视的喜悦。在以后的日子无意之中扬起了头,因为生日让我知道对生命的提醒与珍爱。对姐姐的爱,感到厚重与敬意和对爸爸的深深理解,还是源于自己步入医学大门毕业实习的时候,同老师参与那些在急诊室需要做最后努力挽救生命垂危的患者。亲眼目睹那些患者家属,望着自己的亲人,在死亡的边缘上痛苦的挣扎,心被爱惜与恐惧死亡交织在一起。在生命倒计时的一分一秒里,重温希望与绝望的痛苦,那是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至今,我仍然无法想象,当年爸爸妈妈与姐姐是,怎样在那死亡之屋的急诊室里,熬过的那黑暗的十五天。

  如今,我作为一名医生,在相信高超的医学技术和先进的仪器设备,是使姐姐的起死回生的理由。同时,我更相信这一奇迹的出现,还缘于姐姐在身处临界的那分分秒秒里,读懂了爸爸妈妈通过目光与手掌传递给你的语言。那是用血缘与期盼凝结而成的语言,那是用亲情交织而成的语言。姐姐感受到了爸爸妈妈对你的需要和深深的爱。于是,便用顽强的毅力挣脱了病魔,回到了父母身边。应该说姐姐的那次康复,是对勇敢和毅力以及真情最好的诠释!

  姐姐,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在我为不断完善自己的过程中,感受到只有让精彩出列,才能给自己的人生留下坚实的脚步,只有超越自己的惰性,才会有机会去超越别人,才能给自己赢得机会。在我品味这其中苦辣酸甜,感叹自己为此付出辛苦的时候。从未想过姐姐已经是为人妻,为人母。姐姐一直在默默得照顾着父母的生活,在这些双重身份中,姐姐仍然在实现自己人生价值中奋斗。姐姐在工作之中,成为单位乃至上级部门的各种先进,业务标兵,以及承包了不同时期业务竞赛的第一名。姐姐在那个年龄为数不多的主管会计的岗位上,突然宣布下海经商,曾经在单位与家庭引起争议,任凭单位领导的劝说与挽留,和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各种压力。姐姐仍然固执的从摆地摊做起,每次进货往返在哈市与沈阳之间,由过去到外地开会学习乘坐卧铺,到为了节省开支乘坐硬座,甚至在没有座位的情况,经常是站几个小时。姐姐用了一年半的时间,由默默无闻最底层的个体经商者,成为当地最具有风格的鞋业精品专卖店。在姐姐生意最鼎盛时期,告别了黑龙江来辽宁C城发展。初到C城在商业二类地理位置,在不足35平米地方经营精品鞋店。姐姐靠自己的智慧和诚信以及超长的耐力,用两年的时间,把业务发展到C城具有实力各大商场。并由过去几种品牌发展到国内多种知名品牌。在接下来的四年时间放弃国内品牌进军世界品牌。同时,又介入童服装行业成为C城商界的佳话,姐姐在商海的拼搏,刷新了许多奇迹,直到重新占领哈尔滨最知名大商场。

  在这漫长八年中,已经无法说清姐姐在外面遇过多少困难和挫折。然而,姐姐留给亲人的永远是阳光的生活,姐姐在父母的眼里是最好女儿,她为父母晚年的生活创造了优越的生活环境。姐姐为家庭的付出,使得哥哥把精力投入到了工作。并且,在事业上取得辉煌的成绩,成为家乡人的骄傲。作为妻子,姐姐让丈夫改善了他的家庭经济状况。作为母亲,姐姐把儿子培养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大学生。

  一直认为姐姐是女强人,因此,总会下意识地到姐姐那里去寻求安慰,寻找关爱。然后再带着从姐姐那里吸取到的勇气和信心,去面对社会上的各种问题,仿佛姐姐是我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直到有一天突然接到陌生人电话,告诉姐姐意外车祸,正在沈阳某医院抢救时,一种深深的愧疚搀杂着对死亡的恐惧与悲伤,象电流一样几乎把我击倒。当我赶到医院见到满脸血迹已经处于休克状态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的姐姐,任医生护士在她身上做着各种各样的检查,及不负责任的说着愈后最好的结果是高位截瘫。握着姐姐越来越凉的手,生命的指标正在向死亡接近,那一刻,我心痛得如万箭穿心。在绝望的瞬间我领悟到人生的短暂和自然的永恒,心里充满人生的幻灭感。在姐姐少有的清醒之下,仍然艰难的用微笑来展示自己生命力的顽强。姐姐的微笑使我恢复了从前遇到事情的冷静与果敢。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配合医生排除内伤。我把自己对姐姐病情的乐观,把自己对困难的信心,把曾经在姐姐身上得到的滋润和照亮我逐渐成熟的生命智慧,用手的温度目光传递给姐姐。姐姐在死亡的边缘真的回来了!

  在摆脱死亡威胁之后,姐姐身体的多处骨折,以及由于骨折而引起的假性肠梗阻,使得姐姐度日如年。在陪伴姐姐那灰色的日子里,第一次发现记忆之中一直漂亮的姐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鬓角已经有丝丝的白发和皱纹已经爬上额头与眼角。商界的残酷,岁月的无情,已经剥蚀了姐姐亮丽红润的面颊。在那些100多天只能在床上的生活之中,姐姐说:100天要使自己成为歌星,在每天跟着VCD唱歌的日子里,姐夫回到过去轻松的生活,孩子安心忙于最后时刻的高考,哥哥安心回到了工作岗位,妈妈不再叹息。然而,每次当我听到姐姐的歌声时,心头漾起的是,有一种隐隐说不出来的酸楚,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听姐姐病床上唱的那些歌曲。每次听它,我都会被忏悔和内疚所纠缠,姐姐承受的那些痛苦,会使我的心疼痛。歌声会使我的眼前浮现出,姐姐濒临死亡时候的微笑,歌声会把我记忆拉回到,陪着姐姐拄着双拐从辽宁到广东送孩子上大学时候的情景。

  姐,我曾经在书里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生活总是善待那些所热爱它的人。如今,这句在话在你身上得到进一步的验证!姐,你不仅刷新了商业的奇迹,更精彩的刷新了生命的奇迹,姐姐在我们让精彩出列的过程之中,同时也经历着许多无法如愿的事情。如我面对爸爸遗体时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已龟裂的没有了水分。追求完美使我们失去原本属于我们的许多休闲时光。然而,正是这得与失充实了岁月的内涵。姐,无论时间如何流逝,无论我们经历的是喜悦还是困惑,都不会随风而逝。它会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化为岁月。等我们老的时候,如歌声唱的那样,我们坐着摇椅慢慢聊。

  姐,明天是你的生日,尽管我用了全部的心思为你买了最能够体现姐姐魅力的时装。但是,我知道,无论是什么价格的服装都不能表达我与姐姐的那份至亲至爱。


  姐姐我想对你说(三)

  看了这个题目,你一定以为是我对一位亲戚说,那就大错而特错了。那是一个曾帮助我,但却不留姓名的姐姐。

  那一天,我在小区里练习骑自行车,一不小心被一辆自行车撞了,那个人及时跳下车,而我却不幸受了重伤。那个人见了,骑上自行车跑了。

  就在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时,一位陌生的姐姐跑了过来,见我这副模样忙问经过,我哭着向她诉说。姐姐又问起了我的住处,我见她不像坏人,便告诉了她。姐姐听了,扶起车,拉我起来,慢慢地把我送往回家的路上。在路上我一个劲儿地问她叫什么,可姐姐却总不回答,并扯向另一个话题。聊着聊着我知道了,原来是她的爷爷在阳台休息,通过窗户目睹了一切,因为身体不便,就让孙女去“救救”我。这一家一定都是好人,我心里这么想。本来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到了家,爷爷见了忙问怎么回事,差点儿以为是这位姐姐撞了我。事后,我的胸口缝了四针,并留下了一道永远的伤疤。

  至今我还不知道那个姐姐的名字,不过,我照样记得她的样子。

  姐姐我想对你说:“谢谢你!”

移动版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