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诗扩写
  木兰诗扩写

  木兰诗扩写(一)

  5年17日星期六阴

  一个乌云密布的黄昏,我忧虑地坐在织布机旁,望着门外灰蒙蒙的天,感觉我的心情就这那恶劣的天气,十分忧虑。母亲问我在想什么,在思念什么,我却不知该怎样回答她。昨天晚上,我看到了皇上发下的文告,要大规模的征兵。可年老的父亲没有长大成人的儿子,我也没有哥哥。我的心里十分矛盾,我总不能让年迈的父亲出征吧!可是,我们家也不能只顾小我,不管国家的安危!想到这里,我毅然地做出了决定:男扮女装,替父从军。望着远方,我觉得自己好像变得更坚强了……

  5月21日星期三晴

  明天就是出征的日子了,我忙得不可开交。到处奔波,去买出征所需的东西。晚上,爹娘千叮咛万嘱咐,看着他们那慈祥担忧的目光,我感到我的眼角有些湿润,对他们说:“爹娘,你们放心,木兰一定不怕艰难,英勇作战,报效祖国!!”说完,我忽然感到自己全身的血都沸腾了,心中留下一个坚定的信念:我一定要凯旋而归!

  5月24日星期四小雨

  昨天早上,在微微的晨曦中,我含泪告别了爹娘。开始了艰难的征程。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我来到了黄河边,听着黄河哗啦啦的流水声,看着倒映在水中那弯弯的月儿,我无法入睡。这里只有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听不到爹娘呼唤我的声音,听不到兄弟姐妹的安慰……经过一个不眠之夜,今天我又早早地赶路,晚上到达了黑山头,只有空中的星星,北方的寒气、凄凉的月光与我为伴。敲击金柝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悠扬地飘来,一阵阵风吹来,寒气逼人。寒冷的月光照亮了我身上的铠甲,一切都那么凄凉。

  次年5月24日星期三晴

  经过一年的艰苦奋战,我凯旋归来。一切都那么美好,小鸟与我歌唱,蝴蝶与我共舞,连太阳公公也朝着我笑。回到都城见到了皇上,皇上为我记了很大的功,赏赐了许多金银财宝。可是,我一直急切想回家看爹娘,便恳求皇上让我骑上千里马,送我回到故乡。

  5月26日星期五晴

  再一次回到了久别的故乡,看着那熟悉的风景,看着爹娘那慈祥的面孔,我的喜悦激动之情一下子涌上了我的心头,竟流出了激动的泪水。回到家中,打开我东面西面的门,坐坐我东边西边的床,脱下我战场上的旗袍,穿上我旧时的衣服。接着,我迫不及待的走到镜子前梳理我那秀美的长发,贴上花黄,我又变成了女孩。出门看并肩作战的战士,他们都和惊奇:“木兰,我们一起作战二十年,竟不知道你是女郎!”

  回想起在战场的一年时光,我感觉自己在磨砺中走向了坚强,在痛苦中学会了坚持,在期盼中迎来了成功。这段时光,将成为我一生中的宝贵财富。


  木兰诗扩写(二)

  当木兰来到军营,她的新人长官正在点名,就快要点到她时,木兰只觉得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想:万一被发现,自己是女的,那该怎么办,只听一声“13号”——原来长官正叫木兰上前报上名来,只见木兰以一种有点别扭的姿势向长官走去。长官问到;“你叫什么名字?”木兰微微怔了一下,随后用带着一丝紧张的语气回答到:“我叫兰木。”只见长官狐疑的点了点头,并故意捉弄似的加了一句:“真的?!”“真的!”最后,长官迈开大步,走到队列前,以一种浑厚的声音命令到:“全体解散,休息,明天训练。”

  第二天,鸡刚鸣,长官的副官——一个又矮又胖的少尉,敲着个铜面盆,冲进士兵们的寝室叫早,并对赖在床上不可起来的予以“掀床处理”不出五分钟,全体士兵便已穿戴完毕来到了军营中央的空地上,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木兰。这是士兵们看见场地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有斧、矛、棒,甚至还有吕布曾用过的方天画戟,这时,昨天那位点名的长官,身穿盔甲,身后跟随着两个提矛的卫兵,来到了众兵面前,颇有威严的说到:“今天我们进行基本武器训练。”一下子,整个列队,就像炸开了锅,几个激动的新兵蛋子又蹦又跳,而长官却立刻阴着脸,指着其中一个并勾了勾手指让他来到自己面前,命令到:“你给我绕着军营跑四圈,再加俯卧撑四百个。”于是那可怜的家伙便低着头开始了漫长的体罚。哇!原来这边要求如此严格,木兰心想。这时,那个矮个子副官带着一队人跑了过来,大伙儿一看才发现,副官后面那一队人当中竟有一条长的像龙柱一样的东西,只见长官回过头,和副官说了些什么,他们便又退去了,而地上那根柱子终于现出了原型,大约一米长的柱身后拖了一根长长的导火线,原来这是最近刚刚研制成功的新型武器,随后长官示意大家,把目光从那上面移开,接着,他又对各种兵器进行了一系列讲解,并请人示范了用法。由于木兰参的是骑射兵,所以箭术和马术都是非常重要的,而骑马是木兰最为擅长的,至于射箭,却是一窍不通,因此,她时常受到马术官的表扬,却时常受到射术官的批评,然而孰能生巧,不久木兰的箭术日益提高,最终成为了该军中技术一流的骑射兵之一。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搁在场地上的“龙柱”终于神不知,鬼不觉的被架到了一个木架台上,随后,他们的长官来到了架子旁,开始讲解如何使用,随后请木兰上场演示,在长官的指导下,木兰拿着火把,完成了瞄准程序,目标被定在,六百米开外,一座山上的废弃小屋,接着,点火!!只听“嗖”的一声,“龙柱”腾空而其,拖着长长的尾焰直冲目标而去,大约四点五秒后,“轰”的一声,顿时火光冲天,小屋旁的树着起了火,这时长官说了声:“干的好!”再面对士兵们说道:“记住,永远不要暴露在这样的火力之下,不然,你们的结局就是那颗树。”“训练结束,解散”

  又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士兵们在睡觉,门外树上的猫头鹰“呜呜”的叫着,此时几个诡异的身影在树林中,向着军营直扑而来,他们是匈奴特遣兵。“嚓——”的一声,两道血线飙出,大门值夜班的警卫瞬间就被干掉了,正在营中散步的军械官,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抽出了胸前的短刀,静悄悄的,向大门靠近,忽然,一张披着凌乱长发的黝黑大脸闪了出来,军械官一阵战栗,随后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道:“哦!瓦萨比!!”随后便提起短刀准备攻击,可是,还没等他迈出半步,一把长长的匕首,便无声的插入了他的左眼中,顿时鲜血崩出,脑浆四溢,之后他便被抬走藏了起来。这时,木兰起来解手,刚走到茅厕门口,就看见对面马厩后露出了一条腿,一条人的腿,由于接受过长期的军事化训练,她立马跑到操场中央的大锣那,使劲敲击,发出警报,可还没敲两下,她就感觉后面有人用手,捂住了她的嘴,一把飞刀顺势向着她的脖子移了过来,由于木兰要女扮男装,所以她平时都是穿着盔甲睡觉,于是她的青铜护腕挡住了刀,可显然对手相当老练,见切喉不行,立刻反手砸了木兰的大动脉,瞬间木兰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倒在了地上,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惨叫。

  “收拾尸体,检查伤亡!”,“报告,军械官阵亡,两名士兵受伤,还有,他。”,“嗯,我知道了,去吧!”

  “嗨,醒醒吧!都睡了十个小时了!”,一直大手推了过来,木兰开始恢复意识,立刻抓住那只手,另一只手提起就是一拳,虽然没打到人,但听旁边桌子倒地的声音都知道,那人着实被下了一跳,随后她坐了起来,刚要下床,却觉得一晕,又坐了回去。这时她才发现这是军营的疗伤间,而旁边坐在地上的是睡在她下铺的家伙,“干嘛反应那么激烈?!我不过是来看一下你好点儿了没。”他好不容易爬了起来,“不过,话说回来,你运气够好的,‘老大’说要表彰你呢!”,“还有,前线动员令已经下来了!后天出发,做好准备吧。”,木兰一句话都没说,就被这个话像连珠炮似的的男人给说傻了,但是,就要上上战场了,万里赴戎机。


  木兰诗扩写(三)

  织机的声音连绵不断,花木兰正在窗户下织布。听不到织机的声音,只能听到木兰的叹息声。问木兰想什么、回忆什么。木兰既没有想什么,也没有回忆什么。昨天晚上见到了军中的文告,可汗大规模的征兵,征兵的名册很多,每卷都有木兰父亲的名字。木兰的父亲没有大儿子,木兰没有哥哥,愿意为此去买鞍马,从此替父亲出征。

  木兰来到各市,准备好了骑马用具。早上辞别了父母,傍晚投宿在黄河边上,听不到父母呼唤木兰的声音,但能听到黄河水流的声音。次日早上,离开黄河而去,傍晚到了黑山脚下,听不到父母呼唤木兰的声音,但能听到燕山上,敌人骑的战马的声音。

  木兰不远万里,奔赴战场,像飞一样渡过一道又一道的关卡,越过一座又一座的高山。打更的声音夹杂在北方的寒气中,寒冷的月光照射在铠甲上。许多将军战死了,壮士很多年才归来。

  回来见皇上,皇上坐在厅堂中。册封了许多官职,赏赐了许多立功的将士。可汉问木兰想要什么,木兰不愿意做官;想借千里马,回到故乡。

  听说木兰要回来了,花木兰的父母高兴的不得了,相互搀扶着走出外城迎接花木兰,不久,“爹、娘——”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花木兰的父母循声望去,花木兰骑在马上,飞奔而来,正在向他们招手。花木兰的父母顿时激动得两手发抖,先是一惊,又蹒跚的走过去。花木兰将马一拉,迫不及待地跳下马,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住爹和娘。娘摸摸花木兰的脸说:“兰儿,瘦了,瘦好多了,但越来越漂亮了。”“走吧,天色已经晚了,兰儿回家就好!”父亲边说边牵着马,拍拍木兰母亲的肩说道。花木兰一家以及陪同她回家的战友们,一路说说笑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花木兰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与美好。花木兰的姐姐也听到了这个消息,连忙对着门户梳妆打扮迎接妹妹的归来。“姐回来了,姐回来了!”弟弟欢呼着,紧接着年少的弟弟操起刀,回到厨房里杀猪宰羊,忙着为姐姐煮点好吃的。回到家的花木兰推开东边房子的门,坐在西边房子的床上,脱下打仗时穿着的战袍,换上了旧时的衣裙,看着房间的旧物,她感到亲切而温馨。坐下来,她对着镜子在额上贴上了花黄,梳理着两鬓那乌黑浓密的头发。出门去看同伍的士兵,他们都很惊奇:共同生活战斗了多年,却不知道木兰是个姑娘。

  雄兔静卧时,两只前脚时时爬骚;雌兔静卧时,两只眼睛常眯着。两只兔子贴着地面走,怎能分辨出雌雄?

移动版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