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从军征扩写
  十五从军征扩写

  十五从军征扩写(一)

  秋雨连绵,秋风萧瑟,落叶铺满了每一个角落。叶子被一阵寒风吹了起来,又落回了地面……

  十五岁被征到军队,现在八十了,我从熟悉的小胡同走来,一头白发,衣冠不整,两只鞋也磨破了。凭借着一根棍子,一瘸一拐艰难地走着。

  我看到了那棵熟悉的白杨,我它边上垒着着许多石头。小时候我和二虎曾藏过一个铜板,不知是否还在。

  我走着走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二虎。我十分激动的问“我,我……我的家人在哪里,他们还好吗?”二虎先是“唉”的叹了口气,我已经明白了一切。他面无表情地说:“这里的人死的死,残的残,所剩无几了。那个长着枯草,遍地坟墓的就是你的家。”说完后,一步三晃地走回了破烂不堪的小屋。

  我心里仅存的一点希望之火,被二虎的一番话彻底浇灭了。走进我曾经嘻戏,玩耍过的花园,兔子在狗窝里钻来钻去,野鸡也在也在破旧的梁上自由的飞来飞去,那里杂草丛生,枯井边长满野菜。我费力地拔下几把野菜,支起口破锅,做了顿野草饭。可环顾四周,没有人和我共进午餐。

  出门来,仰头看了看太阳,太阳依然灿烂。可家却已经物是人非了。怀着悲痛的心情再次回头望,目光穿过门缝,依稀看见那棵象征友谊的白杨树。眼泪禁不住落在了我——一位孤独老人破旧的衣襟上。


  十五从军征扩写(二)

  从前,有一个刚刚十五岁,精神抖擞的少年参军出去打仗。六十五年过去了,他已成为一位衣衫褴褛、鬃毛全白、手拄拐杖的老人。终于可以回到家乡了,路上他很高兴,暗暗庆幸自己还能活着回来,一路上哼着小调,翻山越岭,走了七七四十九天才回到家乡。

  来到村口,他向四周望了望,发现整个村子冷冷清清,没有几个人,正巧有一个快过半百的老婆婆走了过来,他上前拉住老婆婆,迫切地问她:“王中家还有什么人?”那位老婆婆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眼,说:“远远望去那是你的家,而现在已变成松柏掺杂的一块墓地。”他不可置信地向家走去。

  他来到家门口,推开大门,一眼望去,成群的野兔从狗洞里钻进钻出,互相玩耍着。几只野鸡在梁上到处乱飞。院子里杂树丛生,乱七八糟的,好像一个破烂不堪的鸡窝。水井边长满了野葵,野葵上方有数不清的苍蝇飞来飞去。他一下子惊呆了,没有想到自己参军六十五年,家里发生那么大的变化,如今家破人亡,自己该怎么办呢?他愁眉苦脸地来到家中,环视了整个家,突然感觉整个家空荡荡的,他情不自禁哭了。

  他走了一天的路,肚子开始发扰骚,“咕咕”直叫。他到院子里采集了一些野菜和野葵,生起了火,熟练地做起饭来。饭菜不一会儿就煮熟了,他小心翼翼地把菜和饭端到饭桌上,坐下来准备就餐。这些菜虽然挺可口的,但是他看着桌上的饭菜,想起以前温馨的家庭,他不禁潸然泪下。他悲伤地走出家们,来到院子里,绝望地望着东方……


  十五从军征扩写(三)

  “十五岁,风华正茂,正是享受人间美好青春的时候,而我却被迫参了军。”八十岁的老李叹息着走在回家的路上。

  迎面走来一个家乡人,他忙迎上去问:“我家还有谁在呀?”乡里人十分同情地告诉他:“从这远看就是你的家,可实际上松柏之间只有一座座的坟墓。”老李不吭声了,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他抬起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野兔自如的从原本属于狗的洞中钻来钻去,雉鸡大胆的在房梁上乱飞,院子中间长出了野谷,井边生出了野葵。走进家门,老李用打好的谷子做了饭,用野葵做了汤,饭和汤很快做熟了,但望着凄冷的屋子,却不知赠给谁吃。

  孤单的老李放下碗筷,走出院子,深情地望着远方,仿佛在等待晚归的家人,但他明白,无论他等多久,那些可爱的亲人也不会死而复生。他沉没着,不久衣襟被泪水打湿了……他憎恨汉武帝的可恶,他怀念他的亲人。

  六十五年啊,整整六十五年,我的一生都毁在毫无意义的战场上了,唉!

移动版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