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偶像600字
  我的偶像600字

  我的偶像600字(一)

  我家有两只五彩斑斓的鹦鹉,它们朝朝暮暮地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就在回家的前一天晚上,一只鸟扑哧着翅膀,独自出去了。它放弃了丰衣足食、不怕风吹日晒的日子,开始过起自由的生活。可是,它时刻不忘仍然关在鸟笼里的那只鸟,每日徘徊在鸟笼边。

  我们一家也在“追踪”着鹦鹉的“行踪”,每天都斗志昂扬的“上阵”,灰心丧气的“回来”。但是,我们仍不放弃,变本加厉地抓回这只鹦鹉。今天下午,我们发现,这只鹦鹉停在别人家的栅栏上,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另外一只鸟。舅舅亲自上阵,经过了一翻激烈的“讨论”,舅舅敲响了鹦鹉“所在地”的那家人的门,打开门的是一位和蔼的老奶奶,她热心地表示“热于助人”,配合舅舅抓鸟。舅舅毫无畏惧的爬上老奶奶地洗衣台,拿起漏网,往小鸟的“栖身之地”猛地盖去。可谁知,那只小鸟同样以掩耳不及盗铃之速,飞开了。舅舅扑了一场空。那只鹦鹉飞到了另一幢楼的二楼。幸好那层楼有一个大伯在洗衣服,他同样热心地打开了门,这次的舅舅有“无比英勇”地登上了高达一米的洗衣台,奋力朝阳台扑去。

  那鸟从网的底部溜走了,舅舅再次白费了心血。鸟在小区里饶了一圈,又飞会了大伯的阳台上。这会的舅舅可是有了丰富的经验。他翻过楼层之间的矮墙,来到了二楼阳台的屋顶上,那只鹦鹉正蹲在阳台正中间恭候舅舅的到来。舅舅竟然站在了二楼的屋顶上!我大吃了一惊,又回过神来,叫舅舅加油!舅舅把网往阳台中间用力一扑,像扑蝴蝶一样,可是,仍然是以前的结局,鸟飞了,“鸡飞蛋打”呀!

  让我敬佩的是舅舅竟然敢爬上屋顶,沉着的抓鸟,舅舅,你真是我的“偶像”。


  我的偶像600字(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偶像,偶像就是自己的榜样,能给自己树立一个好的旗帜,因此,要成为一个人的偶像就是自己的光荣了。从小时侯到现在,我的偶像一直在改变,因为他们无法一直给我树立一个榜样。现在,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偶像,他就是英国歌手迪克兰盖勒布雷斯。

  迪克兰在1991年12月19日出生于英国一个普通的家庭,拥有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双重血统。在他4岁的时候,他的歌唱天赋就被展现了出来。8岁时,就在各项音乐大赛中崭露头角。于是,当他9岁的时候,有公司愿意用百万英镑和他签约。他的成名之路可谓是一帆风顺。

  然而,当迪克兰发行第一张专辑《Declan》后,英国的媒体对他下了预言,说他到了16岁,不会吸毒就会酗酒,父母到那时也多半离婚了。争气的迪克兰,他并没有像媒体说的那样沉迷于花天酒地之中,反而更加努力地专研自己的音乐了,向英国的媒体证明了自己的品德!

  其实,迪克兰在那个时候真的很危险。你们想嘛,出名了,有钱了,又被大家所看好,心理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如果换成了其他人,肯定会陷入歧途。不过我们的迪克兰的自制力太强了,很懂事,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谁叫他是迪克兰呢?

  迪克兰能成为我的偶像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事实上,迪克兰是他家的唯一经济来源,母亲下岗失业了,父亲为了陪伴他,也辞去了电工的工作。一个刚十岁的小孩,要是在我们中国,可能还是“饭来张口,衣来张手”的小皇帝、小公主,但是迪克兰却要承受这么大的一份压力,可见他并不是一般的人。

  再来说说迪克兰的音乐天赋吧。迪克兰的原创作品较少,但绝对首首都是经典,传唱度很高,在他翻唱过的歌曲中,也是在当时很流行的。他的歌声让我体会到了爱尔兰的风味,他的嗓音是那么的纯净,清新,令人陶醉其间,没当听到他唱歌,总能使我安静,却带有一丝丝忧郁,但是这种感觉我很喜欢,就像是进入了仙境般,流连忘返!

  迪克兰不仅在做人上是我的榜样,在音乐上面也是我的偶像,他真不愧是世界第一大少年巨星!迪克兰,我永远支持你!加油!期待你的第五张专辑发行,祝大卖!


  我的偶像600字(三)

  我们家的照片墙上,有一张殷之光伯伯穿着病房服抱着我坐在医院沙发上的合影,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殷之光伯伯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我的眼前。

  殷之光伯伯是中国着名的艺术家、朗诵家,北京朗诵艺术团团长,今年已经有77岁高龄了。那次是因为伯伯在全国连续不断的演出,劳累过度住进了医院,妈妈知道殷之光伯伯病了,便带我去医院探望他。进了病房,我看见一位满头白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瘦弱的老爷爷躺在病床上,天啊,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偶像?这就是我最喜爱的朗诵家殷之光吗?

  第一次听殷之光伯伯朗诵是在我很小的时候,也酷爱朗诵的姥爷教我读高尔基的散文《海燕》,并且在网上搜索到了殷之光伯伯的朗诵视频,那真挚、热烈的朗诵深深打动了我,使我精神振奋,真是一种享受啊!我深深喜欢上了这位慈祥和蔼的老人。当时我就想,假如有一天我能见到殷之光伯伯我一定为他朗诵一首我最喜欢的《满江红》,让殷之光伯伯给我提出一些宝贵的意见,那该多好啊。后来,我就经常关注有关殷之光伯伯的消息和朗诵,尤其是那首《我骄傲,我是中国人》,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学了多少次。

  真正见到了殷之光伯伯,虽然看到他那么虚弱,但是我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

  伯伯看到我们来了,缓慢的从病床上坐起来,热情的欢迎我们,让我们拿水果和酸奶吃,抱着我询问我的学校、老师和同学,关注我在北京生活和学习的情况,当伯伯听到我说,我也喜欢朗诵时,不顾妈妈的反对偏要我朗诵一首我最拿手的,看着他鼓励的目光,害羞的我变得胆大起来,朗诵了一首艾青的《我爱这土地》,朗诵完后,殷之光伯伯热情的给我鼓掌,然后给我指出一些句子的断句和抑扬顿挫,并且告诉我朗诵一定要有激情和感情,要掌握好语气的表达和停顿……,殷之光伯伯还讲了好多好多,虽然有些我不太懂,但是我愿意听,因为我的梦想就是将来要做一名朗诵家、艺术家。后来,殷之光伯伯还兴致高昂的给我朗诵了一首《满江红》,真是让我激动不已!

  离开的时候,妈妈让伯伯一定要注意身体,太累了就推掉一些邀请,但是殷之光伯伯却说:“朗诵就是我的生命,舞台就是我的归宿,我要把我的生命献给我热爱的舞台。”

  殷之光,我崇拜的一位艺术家,一位慈祥可敬的伯伯!

移动版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