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只对你可见
  情书,只对你可见

看了我的文章,就是我的人了

文/王大可

声/王大可

表弟曾经喜欢一个女生。

当时的他一如既往的羞涩内向,迟迟不敢表白。他开始偷偷写情书。从一周一篇,到三天一篇,到一天一篇,记录在qq空间里。大家笑他是个文字青年,写着细腻的散文给自己内心幻化的姑娘。

平安夜的晚上,他在粉色的信纸上印下了自己飘逸的字迹。这是一封长长的信,表弟说这将是最后一封情书,也是最重要的一封,他要在圣诞节亲手送给那个姑娘,向她告白。

他打听到姑娘会去一家咖啡店买奶茶,于是表弟特意买了玫瑰,趁着夜色,趁着没人认识,行色匆匆的赶往咖啡店。

寒风凛冽中,表弟的身体在颤抖,而心在身体里蹦得几乎要跳出来。他紧张地张望着。

咖啡店的橱窗外,姑娘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在昏黄的灯光下越发温暖,她对面那个男生也是。

表弟愣了一会儿,慌乱地别过头来假装看手机,他们的身影在余光中渐渐模糊。表弟起身把信悄悄扔进了垃圾桶,把花送给了正好路过的一个姑娘。

姑娘惊讶的说:这不好吧?

表弟打起精神笑笑说:有什么不好,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送个花不过分吧。

她笑了一声说,那我们加个微信吧!

她叫“凉凉”。

凉凉说,表弟的文字很动人。没多久,她成了表弟的女朋友。表弟想,她应该知道那些情书不是写给她的呀!

表弟想专心和她在一起,再没有写过情书。凉凉是个贤惠的好姑娘,从她看表弟的眼神中便能感受到满满爱意。在朋友的羡慕和嫉妒中,表弟的头仰得高高的。

然而半年后,表弟提出了分手。

凉凉经常给他打扫屋子,洗衣服做饭,陪他散心,借他钱花。而表弟什么也没做,他工作不顺,家庭关系紧张,他就像个蛀虫,一边贪婪的享受着,一边痛苦着。

凉凉对他有多好,他就有多内疚。

“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除了送过你一束玫瑰花,我再也没送过你任何东西。”

表弟没有说出口,其实连那束玫瑰花都不是送给她的。

凉凉沉默。

“你别说了,你只不过想让自己好过些。”凉凉终于开口了。

分手后,表弟说那是他第一次为一个不爱的女孩哭。他知道凉凉也哭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觉得自己更痛苦。

所有人都骂他浑,说他不知道珍惜。但他心里很清楚,这样的爱情对凉凉是不公平的,这也不是表弟想要的爱情。

其实,他也不知道爱情是怎样的形状。而凉凉就如此消失在了表弟的世界中。

时过境迁,表弟不再是那个毛躁纠结的小伙了。他偶尔会说起当初那个喜欢的女生,他是如何胆怯的弃甲而逃,更多的时候,他想起自己曾对一个人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心头有一丝隐痛。

表弟删了空间里之前的文字,又写了一封情书,不过只对凉凉可见,或许她会看到。

表弟说,渣男不应该有期待被原谅,就像他自己,但心底里又侥幸着。

移动版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