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五天入门之第二天,诗意的三境
  古诗五天入门之第二天,诗意的三境

第二天是五天中最重要的一天,因为今天要说一说诗意。

如果不知道什么是诗意,那么写出来的诗即使符合诗的格律,也是不能称其为真正的诗的。

我不说什么“有我之境”,“无我之境”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

只说容易理解的,可以操作的。

石曼卿《红梅》诗:“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

这两句是符合平仄的(顺便复习下格律,第一天只举了七言的例子。五言律句的平仄,你只要从七言律句上减掉前面两个就行,其他规律跟七言一样),

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

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但苏东坡说,

此至陋之语,盖村学中体也

(至于陋在何处,详见《李白为什么非要生紫烟》此处不赘述)。

在古代叫村学陋体。在现代,这种只有外形像诗的文体,叫打油诗或叫老干体。

这种村学陋体,徒具诗的格式,没有诗意。

所以一首诗他是不是诗,不在于他是否符合格律,而在于他是否有诗意。

这也是第一天最后说,看一首诗第一要务不是看他写的合不合格律的原因了。

那什么是诗意呢?

诗有三种意境,分别为幻意,哲意,情意。

凡诗,能沾上其中一种就不是打油诗了。

一,幻意

写诗,入门最简单的路子,就是学用语相对华丽的幻意,这是人人学得会的手艺。

比如李贺的,“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魔幻吧。

比如“好梦如花渐摇落”,就有点玄幻叻。

简单说,就是当虚实的界限模糊了,幻意就出现了。

虚则实之,李白的“北斗酌美酒,劝龙各一觞”。把虚的北斗写成具象的实物,可以斟满美酒的斗,诗意就有了。

实则虚之,“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到字改成,响字。这两句好诗就毁了。

“浪花淘尽英雄”这是幻意,“浪花淘尽泥沙”这就打油了,太写实。

所以“玉阶生白露”有诗意,“玉阶冒白露”就有尿意叻。

前几天有人问,大白话的唐诗“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为什么读起来那么有意蕴。正好给大家留个作业。

你们想想怎么改一个字,改成意境全毁。

能改了,差不多就掌握了虚实的转换,幻意不多就掌握了。

二,哲意

常常有门外汉鄙薄白居易,说白诗太大白话,诗打油诗。

白居易写诗是浅白,但人家常常有哲意。

比起幻意来,哲意更难学一点。

幻意只需要手艺,虚实转换一下就行了。

哲意拼的是洞察力,思考能力和学识,这就需要点天赋了。

我们来看白居易的诗。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有没有哲意?

“可怜身上衣正单,

心忧炭贱愿天寒”,

有没有哲意?

这些字浅意深的诗当然不是打油诗可比的。

白居易之后,罗隐也是大白话写诗。

钟陵醉别十馀春,重见云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大白话吧,这还不算太白,有更白的。

七夕

月帐星房次第开,两情惟恐曙光催。

时人不用穿针待,没得心情送巧来。

没得心情四字,都白出天际了。但这并不妨碍他有哲思,有哲理,有哲意。

牛郎织女开房快活的时候,怕春宵苦短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有心思送“巧”。

你们凡人啊,搞个乞巧节,真是想多了。

只要用白话能写出哲意,那就是诗。

跟幻意不同,幻意改一个字基本就能破掉幻意,哲意换一个字是不容易破掉的。因为幻意是靠字简单支撑起诗意的,而哲意不是。

三,情意

山中与幽人对酌(唐·李白)

“两人对酌山花开,

一杯一杯复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

明朝有意抱琴来。”

够不够大白话,特么是不是打油诗?

当然不是打油诗。

这首诗,没有幻意,没有哲意,有的是性情之意。

李白这首更难学,无迹可寻,但凭性情。不是这样的性情,学也没用。因为性格是最难学的,一学就假了。

但凡是个普通人,一般都说,你再喝点,再聊会。这叫礼数。拘泥于俗礼的人,是难以写出超凡脱俗的性情之诗的。

不过可以写点悲情,苦情的性情之诗。

比如杜甫这首不合格律的古绝。

写的就是悲苦之情。

二十一家同入蜀,

惟残一人出骆谷。

自说二女啮臂时,

回头却向秦云哭。

二十一家人为了躲避战乱,扶老携幼一同逃难入四川。

结果二十一家人近百口人,只有一家一个人走出骆谷。

鬼知道骆谷中他们都经历了什么艰难困苦,风雨蛇虎,饥饿疾病应该一样都不会少,可能还有互相猜忌残杀甚至吃人肉充饥。

如果说前两句还只是让读者想象的话,那么第三句二女啮臂的细节,感染力实在太强了。那种生离死别的悲伤直透人的灵魂。

幻意只是夺目,情意简直就是夺人魂魄了。

有句诗叫“国家不幸诗家幸”,太平盛世诗写不出这种境界的悲苦之情的诗的。

总得来说,幻意拼的是手艺,哲意拼的是脑子,情意拼的是性情和环境。

所以学诗入手,从幻意开始。学会幻意了再看看自己有没有写哲意的脑子,和写情意的性情与环境。

移动版电脑版